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2019-02-21 作者:admin   |   浏览(86)

  华龙网3月8日11时08分讯 当代文学家木心先生写过一首叫做《我》的短诗,全诗只有一句:“我是一个在黑暗中大雪纷飞的人哪。”意思是说,别看我整天板着脸,像黑暗里的投枪和匕首,但这是一种错觉,其实我是一个幽默的段子手啊。

  毫无疑问,鲁迅是一个文学家、思想家和革命家,他在那个纷乱的时代里勇敢地呐喊,用手中的笔针砭时弊,写下过许多脍炙人口的伟大作品,不啻为一个真的猛士。留在人们印象中的鲁迅,永远是标志性的短发,浓密的眉毛和胡子,表情严肃刻板,甚至有些愤愤然,似乎与他绝大多数作品风格保持了高度一致。

  但其实鲁迅在骨子里是一个幽默的人,如同我们今天看到的电影里的葛优,看似极其高冷,猛不丁一张口,就让人忍俊不禁,回味无穷。

  段子手也有段位高下之分,那些极尽滑稽之能事,哗众取宠的段子手如今在网络上比比皆是,但往往很快就消失得不着痕迹,尤其在今日这样一个集体刷屏的快餐时代。像老树画画一样执着于写段子,而且把段子出写名堂的人并不多见。只有那些穿越时空的段子才是好段子,尤其是那些能把段子写成诗的人。

  鲁迅的诗虽然不多,大概有六十余首的样子,但其中打油诗亦写得相当精彩,而且在所有的诗作中大概占了五分之一,比例之高也算前无古人了。如果鲁迅要是生在当代,估计不用做文豪和公知,只靠写打油诗就能成为超级大V。

  有一种打油诗是仿古,就如时下诸如“床前明月光,地上鞋两双”之类。但借古诗之壳装当下之事,而且妙趣横生不落俗套,就不是一件简单的事。试看迅哥儿的功夫:

  此诗发表于1925年6月7日《京报副刊》,其时北京风起云涌,为了讽刺女师大校长杨荫榆妄图摆筵席请客吃酒,拉拢进步学生而作。实际上替豆萁伸冤是假,替学生伸冤是真。

  此诗见于鲁迅杂文集《伪自由书崇实》,1933年1月日军占领山海关,政府紧锣密鼓实施古物南迁,却不准北平大学生逃难,面对当局重物而不重人,鲁迅拔剑而起,剥崔颢《黄鹤楼》诗以吊之,嬉笑间依稀可见刀刀见血的杂文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