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

2019-03-14 作者:admin   |   浏览(196)

  庾黔娄,南齐高士,任孱陵县令。赴任不满十天,忽觉心惊流汗,预感家中有事,当即辞官返乡。回到家中,知父亲已病重两日。医生嘱咐说:“要知道病情吉凶,只要尝一尝病人粪便的味道,味苦就好。”黔娄于是就去尝父亲的粪便,发现味甜,内心十分忧虑,夜里跪拜北斗星,乞求以身代父去死。几天后父亲死去,黔娄安葬了父亲,并守制三年。

  人的一生中,半数的时间是在睡眠中度过的。有的人睡得还要多一些;有的人可能睡得少一些。总之,睡觉与吃饭一样是人生的重要内容也是重要问题。能睡得潇洒是人生的一大幸福。失眠是人生一大痛苦。所谓睡得潇洒就是睡得香、睡得甜、睡得沉,打雷放炮也惊不醒。

  人要想睡得潇洒,第一是要头脑简单。你看那些初生婴儿吃了就睡,睡醒了再吃,吃饱了再睡,为什么能这样呢?因为他脑子里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们小时都这样,都经历过睡得潇洒的幸福岁月。但长大后,如果再像婴儿那样啥也不想,那我们就成了弱智或是白痴。不想事是不可能的,为了睡得潇洒一点,我们要尽量少想一点事。

  要想睡得潇洒,第二是不做或尽量少做亏心事。俗话说得好:心中无闲事,不怕鬼叫门。这所谓的闲事,就是亏心事。这一条对职业强盗、职业流氓、职业奸商等等职业性的坏蛋是不起作用的,他们是上帝派下来专干坏事、借以点缀社会、与好人形成反差的,就像《水浒传》里那个天杀星李逵,是上帝专派下来杀人的一样。他们如果失眠,决不会是因为干了一件坏事,而很可能是干了一件好事。有一段著名的语录:“一个人做点好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做好事,不做坏事。”把这句话反过来说好像也有道理:一个人做点坏事并不难,难的是一辈子只做坏事,不做好事。好人偶尔做了一件坏事,只要不是故意的,只要是存心改过,也就不必念念在心放不下,影响潇洒的睡眠。

  要想潇洒地睡眠,第三是要出大力流大汗。很少听说拉人力车的失眠,很少听说挖煤的工人失眠,也很少听说白日挥汗如雨的农夫睡不着觉。我没在城里拉过洋车,但在村里当过多年的农夫,深知田里苦做了一天之后,晚上摸不着炕头的滋味。什么睡前洗脚、刷牙呀,在农夫的词典里没有这些词。什么蚊子、跳蚤,全不在乎。扔下饭碗,一头栽到炕上,立马就进入黑甜之乡,连个梦也顾不上做。现在的城里人尽管很少有出大力流大汗的机会,但多做些体力运动对睡觉有好处。

  第四条呢,就是要有点阿Q 精神,或者说是要向阿Q 学习。阿Q 他老人家每当在外边受了什么委屈,回到土谷祠里翻来覆去睡不着时,就扇自个儿两个耳光。如果挨了别人的打,就说被儿子打了;如果受了富人的侮辱,就说我们先前比你们富得多;然后就获得了精神上的胜利,香甜地睡过去了。这阿Q 精神对达官贵人没有什么用处,但对于我们小小老百姓,却是须臾不可离开的法宝。

  除了上述四条之外,肯定还有许多催人入眠的方式和方法。政治家大多是靠安眠药,有的文人依靠美酒。据说有些孤独的女人靠……在我的心目中,最佳的睡眠环境应该是:夜深人静,潇潇的秋雨或者霏霏的春雨落在窗前的花叶上。近处是细细的雨打花叶声;远处传来狗的朦胧叫声。床上是新晒过的、散发着阳光香气的被褥。桌上一只红烛高烧,照耀着一本打开的线装书。看书到倦时,有体态轻盈、吐气如兰的小狐狸精送来一壶滚烫的绍兴黄酒,外加一碟花生米,再加一碟豆腐干。然后欣赏着小狐狸精的明眸皓齿,不知不觉中把酒喝尽。微醺中,与小狐狸精相扶上床,在薄寒中宽衣解带,然后颠鸾倒凤,耕云播雨。再然后,便相拥相抱,沉沉睡去。

  “孝”是儒家伦理思想的核心,是千百年来中国社会维系家庭关系的道德准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是我中华民族传统文化之精髓。元代郭居敬辑录古代24 个孝子的故事,编成《二十四孝》,成为宣扬孝道的通俗读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