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辣杂文:有一种做梦叫忽悠

2018-06-30 作者:admin   |   浏览(131)

  1837年,距离鸦片战争爆发还有3年,大清王朝看上去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腿好,腰好,再加两个钟也no problem。

  这个22岁的年轻人叫洪火秀,已经连续三次中考失败,成绩差到火星人也无法想象。

  然鹅,洪火秀蹲了一天,收获的只有白目:我们广州人都系很聪明的啦,谁会出门在外,随身带个粉笔?

  洪火秀气得要去跳珠江,劳资好歹也念到小学毕业,难道馒头也不肯施舍一个吗?

  But,大清国的珠江水质标准还处于劣五类标准,洪火秀实在无法跳江明志。最后,饿得有气无力的他,被好心的同乡抬回100里以外的花县家中。

  躺在担架上的洪火秀,口袋中揣着一本黄色小书:劝世良言。这是他广州之行的唯一收获,一个服饰怪异的洋人悄悄塞给他的。

  洋人在塞书给洪火秀时,悄悄地说了一句话,“你将成为中国最流弊的大boss”。

  By the way,如果后生仔洪火秀收到的是蓝翔技校,或者新东方厨师烹饪的录取通知书,那么大清国充其量也就多一个高级挖掘机技工,或者一个能在气球上切肉丝的广式厨师而已。

  洋人的话让洪火秀的心情瞬间燃爆:尼玛,难道我就是预言中来拯救世界的THE ONE?

  他粗粗翻了一下,发现小册子中有一个很流弊的人,叫“爷火华”,他曾经发起一场巨大的“洪”水,摧毁了世界上的一切生灵。

  他还发现小册子中多次提及“火”,被称作“上主”的神仙,放了一把天火后,两个名字古怪的城市被烧毁了,就像爷火华放洪水一样流弊。

  这样的情节,让洪火秀相当地high。因为他的名字中,既有“洪”,又有“火”。

  100多年后,有一个叫马丁·路德·金的美国人,做了一个著名的演讲,题目叫:“I Have a Dream”。Anyway,这是洋文,你们不懂得,熟练掌握四十八国外语的大奔斯基告诉你,翻译过来意思就是:无论你是屌丝斯基还是大奔斯基,都要有梦想。

  这个梦一做就是四十天,梦中的洪火秀再也不是考不上高中,做不起大宝剑,还处处遭人白目的卢瑟。

  他在梦里,成为上了天堂,娶了仙女,斩妖除魔的温拿。不仅如此,他还在梦中见到了天父耶和华、天兄耶稣、阎罗王、孔子等等等等古今中外仙界、人界、妖魔界的所有大V,你说流弊不流弊?

  大宝剑在手,天下我有!洪火秀梦醒之后,一笔一划端正地写下了自己的新头衔:天王大道君王全。

  自古以来,造饭和创业都是一样一样的道理。首先你得有一个非常鼓舞人心的Storytelling 。只有讲好故事,别人相信你,才会心悦诚服地跟你去卖命。

  创业,也得有一个Bling Bling的Storytelling ,让投资人相信全世界你最流弊,争先恐后心甘情愿地为你掏钱,不给掏还跟你急。

  不见格格皇阿马当年要不是在厕所搞得孙正义心潮澎湃,没有获得那笔2000万美金的投资,他还会说一个月挣一二十亿很难受吗?

  当然,纵观100多年来的中国,大奔斯基认为,讲故事最好的只有两个人。除了洪秀全,还有一个,乃乐视网前CEO贾布斯也。

  从此,洪秀全义无反顾地走上了创业之路。他就像19世纪的造梦师,为自己、为小弟们、为广西乡下的卢瑟们建造了一层又一层的天国梦。他的Storytelling也越讲越精彩,圈粉的本领越来越流弊,阅读量很快从几十、几百到几万,到最后不可描述的100000+。

  八年之后,即1851年10月11日,洪秀全的天国公司在广西金田交易所正式上市。公司董事会一共有六名成员,分别是:洪秀全、杨秀清、冯云山、萧朝贵、韦昌辉、石达开。洪秀全担任公司永久CEO,其他五人统统享受CEO待遇。

  洪秀全代表天国公司向大清公司CEO咸丰皇帝提出了挑战,并且写了一封流弊哄哄的公开信:今天,我们秉持着当年努尔哈赤颠覆大明公司的精神,向咸丰这位今天的老大哥发起挑战。当大家看到大清公司的“太平盛世”时,我们看到他的危机;当大家在谈论危机时,我们要探寻出路。

  嗯,一百多年后,善于讲故事的贾布斯在公开挑战苹果时,情不自禁地引用了洪秀全的这封信。

  员工有信仰,团队有希望,公司有力量。天国梦PK大清梦的结果是完胜。两年以后,洪CEO的业务扩张到长江岸边的武昌时,整个公司团队已有五十万人规模。

  1853年3月20日,洪秀全的天国公司总部搬入了南京城,四次中考失败的他,瞬间来到人生的巅峰。500年前,朱重八正是在这里定都,最终统一全国市场。

  40岁的洪秀全仿佛回到了当年的广州街头,看到洋人的预言正在向他招手:后生仔,来啊,快活啊!

  这样的牛逼境界,只有2016年的贾布斯可比。在当年3月召开的年度IT领袖论坛上,首次出席该峰会的贾布斯登场就享受了最高规格:直接与李彦宏等一众大佬平起平坐,点评天下大势。

  然鹅,2017年11月的乌镇,月光依旧如水,大佬人头攒动,饭局照样流弊,却再也无从寻觅贾布斯的身影。

  人在美国的他,只有泡面相伴,而他要挑战的苹果,市值已经达到9103亿美元。

  So,昨天的王十,今天的贾布斯,明天的XX。这个世界上充满了各种各样的伤感故事,很多人只能猜中前头,却没办法猜到结局。

  自古以来,创业和造饭都是一条充满荆棘的独木桥,有人成功,也有人失败。当快播前CEO王欣还有几个月就可以呼吸自由空气的时候,町町单车创始人丁伟在看守所告诉记者,除了一身债务和一条狗,他已一无所有。

  大奔斯基反复百度以后得知,五千年来农民造饭数百上千次,but,成功的仅有一次:朱元璋。

  但就是这短短的50米,洪秀全到死也没能走过去。公司总部搬进南京之后,洪秀全的大宝剑再也没用于斩妖除魔。参观南京的洋人羡慕地回忆说,洪秀全的天国会所一共有88个佳丽,相比之下,大宝剑超过10000+的咸丰,圆明园会所加起来不过才有20多个佳丽。

  And,最大的问题来自于公司董事会内部,1856年的天京撕碧中,斩首成为家常便饭,韦昌辉撕了杨秀清及其部门员工2万多人。接着,洪CEO亲自出手,撕了韦昌辉及其部门员工。最后,石达开带着十万部门员工离开南京向西进军,再也没有回来。

  任何一个团队,天马行空的大BOSS后面,必然需要一个执行能力很强的老二。猛烈的撕碧过后,杨秀清、韦昌辉、石达开、秦日纲在内的精英执行人才纷纷凋零,从此天国公司只剩下一个沉迷于做梦,好大喜功的老大,勤恳加班工作,开拓市场的人却越来越少。

  然鹅,洪CEO依然活在梦中,他始终坚信一点:天上的事有天父搞定,凡间的一切problem总有小弟帮他摆平。

  他的全部精力都用在修改圣经以及管理88个老婆的大家庭上,每天早晨,两个侍女为他穿衣,每天晚上,两个宫女用扇子帮他驱赶飞虫,“一点芝麻小事都会让他火冒三丈,比如扇子扇错了地方,热巾送得迟些等等。”

  对洪秀全来说,似乎完全不管围城的数万清军就在城墙十公里以外。当天京被包围的日子里,他写了一首接一首音韵铿锵的赞美诗,并让所有的士兵熟练背诵。据说,上帝会给他们出其不意的帮助。

  洪CEO的天国公司在发展初期,还有一个致命的战略错误,就是忽视了上海。曾国藩在写给弟弟的信中写道:“上海一县,人民千万,财货万万,每月可筹银五十万两,合东南数省,不足比其富庶。”

  事实上,自从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中国内部所发生的一切的事务永远不再是孤立于世界之外。

  无论是获取武器,还是外部物资补给,沿海通商口岸的重要性都不言而喻。KMT的北伐成功,依靠从广州港口源源不断的外部援助。同理,二十年后的东北,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然鹅,洪秀全的天国公司因为撕壁,错过了夺取上海并作为总部的最好机会。1863年,债主不断紧逼,资金链相继断链的天国公司走向穷途末路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洪CEO依然不知疲倦地召开新闻发布会,与所有人一起分享他最新做的梦境,比如天国的新概念马车等等。他坚持向追随者们表示,天国公司的模式一定能够代表未来:Dream On and All In。

  尽管洪CEO继续沉迷在他的天国梦中,真相却是:南京城外的湘军越来越多,包围圈越来越严密,城中的粮食却越来越不够吃了。

  手中有粮,心中不慌。大奔斯基的老师曾经论证说:人是铁,饭是钢,这个表述有错误,准确滴表述应该是:人是饭,铁是钢。

  不管怎么说,饿着肚子的士兵没法打仗。洪CEO身边最后一个忠诚的小弟,忠王李秀成忍不住去请示领导,下一步怎么办?

  洪CEO大手一挥,可以吃甘露,你看古代流弊的人都是吃甘露后才成仙的~~~李秀成的眼睛睁得比小燕子赵薇还要大,尼玛,甘露就是地上的苔藓,这这这,能吃吗?

  呵呵,西晋有一位流弊的皇帝晋惠帝曾经说过一句震铄古今的名言:没有饭吃,为毛不吃肉呢?大奔斯基认为,古往今来数千年,只有洪CEO的这句话才敢与其争日月之辉。

  But,老吃甘露迟早得完蛋。过了一段时间,李秀成忍不住又去找洪CEO,问:绿卡准备好了没,美金装箱了没?欧洲、美洲,任意哪个国家,咱们随便挑。

  OK,你要想继续创业,没问题,河南有捻军,贵州有教军,咱们走吧,冲出南京。实在不行,咱们回广西乡下做农村电商吧?

  然鹅,洪CEO听了之后大怒,当场拍碎了黄花梨木办公桌:我爹是耶和华,我哥是耶稣,新一轮天使投资就在路上,怕他个鸟毛曾国藩。劳资的天国公司马上就要去纳斯达克上市,你特么的爱干不干,不干就滚蛋走人。

  可怜的李秀成只得掩面泪奔而去,Sometimes,忽悠别人是本事,但要是自己也被忽悠那就错大发了。

  港真,古往今来的聪明人都是嘴上一套实际一套,死道友不死贫道。然鹅,造梦师洪秀全最大的问题就在于把自己给忽悠进去了。

  1864年5月中旬,洪秀全终于病倒了,病势非常严重——全身浮肿,这是营养不良的直接表现,“甘露养生说”算是在他自己身上首先破产了。

  天国公司已经危在旦夕,要是CEO再有个三长两短,公司也就只能破产清算了。So,李秀成得知洪秀全的病讯后焦急的一米,赶忙请来医生替他看病。

  没想到洪CEO竟然拒诊,更拒绝吃药,他认为自己没病,他说自己有病的人才会说人家有病,天父的儿子就算有病又如何?用得着吃药吗?

  1864年6月1日,忽悠了一辈子的洪布斯,他的天国梦再也做不下去了:“大众安心,朕即上天堂,向天父天兄领到天兵,保固天京。”

  就像街头打架一样,曾国荃你小子有本事等着别走,等老子上天搬救兵回来修理你。

  然鹅,就像贾布斯永远都是下周回国一样,19世纪的造梦大师洪布斯,去了天国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