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揣浅陋送她两句话:一曰持之以恒

2018-08-11 作者:admin   |   浏览(51)

  韩静,女,笔名吉祥鸟。党员,本科。曾在合肥“未来作家文学院”和“江苏大众文学院”学习。做过:播音员、教师。现中英合资金融公司部门经理。北京丰台、北京朝阳作协会员。北京市杂文学会会员。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中国纯文学网站优秀会员。作品多次被全国新媒体推荐,受到师友的好评。专栏作家。

  迄今已在全国各大报刊发表:评论、杂文、散文、随笔、小说,五百余篇,诗歌数十首。作品散见《中国教育报》《中国纪检报》《中国文化报》《北京日报》《江苏教育报》《江苏工人报》《南京日报》《松原日报》《阜阳日报》《颍州晚报》《盐阜大众》《北京杂文》《浦东杂文》《徐州杂文》《江西杂文》《湖北杂文》《重庆杂文》《当代杂文》《浙江杂文界》《文史纵横》《北国风》《燕都》《卢沟月》《渔阳文艺》《芳草地》《中华风》《清秋》《诗中国》《稻香湖》(诗刊)《清颍》《乡土·汉风》《写作》《前线》《经典杂文》《跨世纪》《参花》《齐鲁文学》《中国草根》《芳草》《中外企业文化》《中国志愿》《东方散文》《北京文学》等报刊。已出版纯文学杂文集《回炉再造》,散文集《爱,是不同的》两部专集。

  另作品被“明舌如刀”、“文艺通宝”、“文艺众家”“忽然花开”等公众媒体选载,及全国纯文学新媒体“大楚英才—天下杂文”“江山文学”“火种文学”“青藤文学”“东图读书频道—读者征文”“中国作家”“中国散文”“中国文学—原创天地”等荐发。作品先后十余次荣获全国大奖赛征文奖。

  韩静辛勤耕耘了近四年,她的杂文集《回炉再造》、散文集《爱,是不同的》终于在华东书局正式出版。书封面美观、典雅、纸轻,内封彩照,便携带。杂文集年份目录开篇全荷花设计,散文集年份目录开篇全牡丹花,鸟儿,真有爱不释手之感。从外观设计的第一印象,令人一见钟情,特别能感受到女性特有的细腻和审美价值观,迫不及待地翻开书页细读之。

  杂文集《回炉再造》由著名杂文家、解放军信息大学教授、大校军衔、河南省杂文学会副会长陈鲁民写序;散文集《爱,是不同的》由著名作家、中国散文学会常务副会长、北京朝阳作协副主席红孩写序。两书内容皆收录全国各大报刊已经发表,有相当部分转载,并获奖项。有别于一般的作品集,有着普世的阅读价值。杂文集针对当前发生事,纠错并支招。散文集有孝道,今昔名人,人生感悟……

  韩静写作很勤奋,也很刻苦。据说,她每天加班熬夜写作,常至凌晨两点,身轻十余斤。几乎每天都有文字可写。

  据说有不少订书师友、文友,阅后发来读后感:在临近清明节时,读到她写的《没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太感人了,阅了忍不住流泪……

  两书目前已被国家图书馆、浙江西湖图书馆、北京东城第一图书馆等名馆收藏。许多相识和不相识的文友、各地文联、图书馆慕名争相订购中,俨然是一派畅销书的势头和趋势。

  著名杂文家陈鲁民在韩静杂文集序言中写道:韩静的文风活泼,语言幽默,富有文采,她的杂文在巧妙地讽刺中阐述自己的见解,在刺嬉笑怒骂中抨击时弊,不无匠心。如《嫉妒面前三种人》一文,首先是题目作得好,讲嫉妒的文章很多,但能讲出新意,那就是本事,一看这个题目,就使人产生想探个究竟的念头,看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再就是文字漂亮,“嫉妒也是一把‘双刃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诋毁、打压别人的同时,也拉低了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最后则一锤定音:“自己须努力向前,但也要容许他人有成就、有光环!少些狭隘与嫉妒,多些宽容与善意;少些阴暗,多些阳光。虽是老生常谈,但确实是真理!”

  著名作家红孩在序中写道:韩静的散文随笔,大都在叙事中夹杂着议论与抒情,读来尽管不那么高深,但确实是值得关注回味的。对于集子里的诸多篇什我在此恕不一一列举,我只想说,她很会抓细节,通过一些细微琐事,折射出她的思想的锋芒与智慧。一个优秀的写作者,能否具备写作能力,不在于你驾驭文字的能力有多强,而在于你对生活的捕捉力,发现力。显然,韩静是这方面的能手。在圈里看到,著名杂文家,安立志副院长,评她的杂文是剑!散文似花!可谓一代女侠!也就不无道理。因此,读韩静的文章觉轻松,愉悦,有快感,有思想,用词丰富。还有着更多的独特的思考。所以,在这里我要隆重的推荐她,希望大家多关注她,这个叫韩静的人,绝对是个让你记住和佩服的人物。

  几年前,我就在多家报纸、刊物、网站上看到了韩静女士的杂文,她的文章势头很猛,发表频率很高,引起了我的关注。读过她的多篇文字后,给我留下的印象是:清新干净,正气充沛,想象力丰富,选题新颖,语言幽默诙谐,很是耐读。如今,韩静女士的杂文要结集出版了,我很为她高兴,也愿意为她的杂文作一些评介,说几句同行的感受,以起到抛砖引玉之用。

  杂文在文学体裁里算是“小儿科”,篇幅小,容量小,回旋余地小,影响也算小吧!但这东西别看只是一两千字的短文,却不是太好把控的。著名杂文家李下曾说:“小说家能写10万字的小说,却不一定能写好杂文”。因此,写好杂文不仅要有一定的文学素养和写作技巧,更重要的是要有思想、有胆识。还要加上无畏者的胆略、思想家的卓识。总体来说,韩静就具备了这一基本条件,从她无所畏惧的直言,敢想敢说的气势,独具一格的见地,忧国忧民的情怀,就可以认定,她完全有资格跻身于优秀杂文家的队伍。

  鲁迅给杂文的定义是“匕首”、“投枪”,富于战斗性,批判性,韩静的文章就具备这两性,语言尖锐,文风犀利,泼辣大胆,一针见血。譬如《如今“皇帝”多起来》一文,她大胆讽刺了“有些人:任谁也不放在眼里,对谁也不买账,稍有不顺,口中骂骂咧咧,脏话频出,甚至大打出手而不惜。俨然就是一副雄赳赳、气昂昂,老子天下第一的做派——皇帝是也!”的现象,眼下,这样的“土皇帝”几乎到处都有,搞不好就容易被人家对号入座,以为你是在讽刺他的,远的鞭长莫及就不说了,近的、熟悉的就会给你小鞋穿,所以写这种文章还是很需要一点勇气的。其他如《社会不能对坏人太好》、《列车晚点,也应赔偿百姓的损失》、《论“君子”与“小人”》、《讲真话“犯忌”吗?》、《专家号哪去了》、《“我靠”这是名校女生应说的口头语吗》、《感叹,车窗抛物》等等,都是毫不手软,直戳要害,让人拍案叫绝。

  杂文贵在接地气,即贴近社会、贴近生活,想群众之所想,言群众之所言,急群众之所急,为人民群众鼓与呼,韩静的杂文大都是来自民间,以为人民写作为己任。像《让“过劳死”成为历史吧!》、《为一群“小人物”的互助精神歌唱!》、《奇怪!邮费涨了,邮件送达却慢了》、《养老院,难养老》、《反腐败,让中国股市站起来》、《医院接诊,也要男女有别》、《不孝父母者,我们不与之交友》等篇目,就反映了社会底层的声音,发表后引起较大反响,一些热心读者还写信或打电话给她,表示赞赏和支持,希望她更多地干预生活,针砭时弊。

  韩静的文风活泼,语言幽默,富有文采,在巧妙地讽刺中阐述自己的见解,在刺嬉笑怒骂中抨击时弊,不无匠心。如《嫉妒面前三种人》一文,首先是题目作得好,讲嫉妒的文章很多,但能讲出新意,那就是本事,一看这个题目,就使人产生想探个究竟的念头,看看你能说出什么道道。再就是文字漂亮,“嫉妒也是一把‘双刃剑’,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诋毁、打压别人的同时,也拉低了自己在公众心目中的形象,影响了自己的心情。”最后则一锤定音:“自己须努力向前,但也要容许他人有成就、有光环!少些狭隘与嫉妒,多些宽容与善意;少些阴暗,多些阳光。虽是老生常谈,但确实是真理!”再如《让文学奖评得名副其实》、《从狗知躲红灯说去》、《搞文学创作,皆是“穷人”吗》、《多养花·少养狗·美环境》等篇目,写得都很好看、挺有味,读后颇多受益。

  与其他文体相比,杂文的最大优势是迅速干预生活、反映现实、与时俱进,即所谓“文章合为时而著”。韩静的杂文很注重这一点,她的杂文批评的现象几乎都是当下正在发生的,所以,读来让人很觉解渴尽兴,如《反腐没有尽头》、《有感于书法进课堂》、《国民素质倒数第二,不意外》、《向滥制造心理不平者“说戒”!》等,就是其中典范,不仅来得快,而且瞄的准,打得狠,让人拍案叫绝。

  我加入杂文队伍也有三十来年,虽写作成就不大,水平有欠,但“操千曲而后晓声,观千剑而后识器”,辨别一篇杂文之良莠高下,自认为眼力还是不差的。我以为,一篇好的杂文,必定是集思想性、知识性和可读性、观赏性于一身。要做到四条:一是要有融思想、智慧、哲理、激情于一体的议论;而是要有准确无误的逻辑思辨;三是要有强烈真挚的情感投入;四是要有“文以意、趣、神、色为卫”的自觉追求。韩静的杂文虽还没到炉火纯青的至境,但她分明有意在向这方面努力,并已取得了可喜的成绩。继续坚持不懈走下去,前景可期。

  当然,平心而论,韩静的文章,不论从选材方面,还是行文方面,也还有继续提高的空间。如果说对韩静的杂文还有什么期待的话,我不揣浅陋送她两句话:一曰持之以恒,水滴石穿;二曰形成自己的杂文风格。这也一直是我多年来努力的方向,赠与韩静以共勉。古人说“文章千古事,得失寸心知”,韩静现在写作势头很猛。据知情者透露:她常加班熬夜写作至凌晨两点,身轻十余斤。在全国杂文联谊年会上,连续两年,受到四川省杂文学会,松滋市杂文学会点名表扬!产量很高,愿她能继续保持住这个良好势头,“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写出更多更好的作品奉献给社会与读者。

  (陈鲁民:著名杂文家,中国作协会员、河南杂文学会副会长、郑州作家协会副主席、解放军信息工程大学教授,陆军大校军衔)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