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以为可以顺风顺水的发展

2018-09-19 作者:admin   |   浏览(130)

  名话剧表演艺术家于是之先生,曾被人问过“表演艺术家,演员,你中意哪一个?”他说:“演员。”这斩钉截铁的两个字,是谦虚,也是自豪。

  作为歌手,你又最想听别人如何称呼,不拔高亦不贬低。那些站在《我是歌手》舞台上的成名歌手,面对镜头,重复最多的一句话就是:我是歌手。这与于先生那句“演员”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溯源归宗,返璞归真,《我是歌手》一亮相,即触动全国观众某根心弦。不多不少,每周一次。耳朵叫醒后,继而心温暖,于是我们更柔软地生活。

  那是不逊于任何一场演唱会的音乐会,没有华丽的布置、花俏的伴舞,只有歌手一人站在舞台上,无一句话,只有歌声,纯粹的歌声,让你的耳朵瞬间进入一场由声音制造出来的音乐天堂。

  这是场非常异类的综艺节目。你无法从黄牛党手上买到门票,也无法通过所谓关系弄到门票。作为一档综艺节目,它却像选秀节目样来选取观众,只为了让一群“有音乐基本素质”的乐友们聚在一起,观众即评审,评审即观众。台上是歌手的地盘,台下是平民音乐评论家的地盘,两个有气场的地盘一互动,现场气氛HIGH到爆!

  节目组邀请了七位实力派歌手共同参与,节目中配置了全国最顶级的演唱会现场音响设备,世界顶级乐队、音响、调音师、灯光师,每一位歌手现场演唱歌曲,是绝对实力的好嗓音!

  “我之前入围过7次金钟奖,但从来没有得过奖。可是我的父亲告诉我,更重要的是入围的次数,这代表那一段时间内是被大家所认可。我觉得这一辈子最重要是两件事,一个是好歌,一个是知音,到《我是歌手》,我是带着好歌来求知音的,人生如得到这两样,夫复何求。”台湾实力派歌手林志炫,站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微笑道。

  另一位在大陆耳熟能详的歌手——“零点乐队”的主唱周晓欧,事隔多年后再次以歌手身份站在《我是歌手》舞台上,他说:“这个节目告诉大家,无论做什么事情,都不是一两天做出来,而是长时间积累,我看完之后,终于让我感觉到我就是一个歌手,我有欲望,来这个舞台证明自己。”

  在这个摒弃毒舌、消费煽情,拒绝炒作,唯音乐至上的舞台上。用“真人生,真音乐,真歌手”倡导契约精神,所有选择权都交给了现场500只耳朵。

  “我常常是站旁边,听着听着就突然流泪了。”现场导演阿胖说,还用手特意指指演播室某个角落。是的,在《我是歌手》录制现场,情绪完全不归自己掌控,哭笑跳闹,哪个情绪频道,遥控器都在台上的歌手那副嗓子上。

  如果聊这个节目,绕过背后操作团队,是极其不负责的事情。可是,也是因为这档节目的录制,整个节目团队负责人都没时间接受采访。至于总导演洪涛,不是在录制现场忙,就是在医院病床打针。

  在湖南广电2012年年度工作总结会上,新上任的台长吕焕斌是这样形容洪涛:“第一次见洪涛,大家告诉我他四天四夜做节目没有合眼;第二次见他,是在医院,当时医生说他的某项生理指标非常危险,已经威胁到生命安全,要强制住院,当时我要他一定要休息好。结果他上午打了针,下午就到台里做《我是歌手》,第二天又马上到医院做穿刺,我不知道是什么病,要用穿刺才能诊治,那肯定很痛,他是付出常人所不能承受的痛才坚持到今天。我们去看样片时,看到他们一个个因为熬夜都脸色佷差,可一看起片来,眼睛立刻就透出一线光来。”

  那是种什么样的痛,才制作出一档这样精良的节目?没经历过的人,肯定不知个中滋味。只是有两组数据可值得把味下:一期节目,拍摄1000多小时,剪辑出近2个小时;适用于5万观众的大型演唱会音响设备,被搬置于500名观众的演播室。有舍有得,有得亦必有舍。

  洪涛在2012年的工作总结会议上上台发言,开口两句话,哽咽,整个发言,讲到《我是歌手》节目,流泪10余次,全场同事为之动容,他的苦,大家都懂!只是在他们的眼神里,始终可以看到一束殷殷不息的光。

  黄绮珊是谁?自从《我是歌手》第一期播出之后,这个名字就像飓风般迅速席卷各大搜索引擎,并成为各大微博和论坛里面的热点词汇。

  黄绮珊,有人称她为“中国的莎拉布莱曼”。1986年,黄绮珊就开始了她的歌唱生涯,同时代出道的歌手就有那英。电视剧《将爱情进行到底》热播,黄绮珊演唱的一首插曲《我还能做什么》,让全国范围内的人们开始注意到与小柯配唱的这个有些沙哑却充满韧度的女声。

  然而,十几年里,黄绮珊真的只能算是一个“躲在音乐背后的人”。听过她的声音的人,无不对她留有极好印象,却始终记不住她的名字。出道近20年.尽管她的嗓音被认为是亚洲最完美的嗓音,但她至今只有一张专辑问世。“这与我的性格有很大关系,而且成功除了努力外还要有上帝的恩赐,虽然上帝一直没有给我成功的恩赐,我并不沮丧,我一直在坚持。”这个标准的白羊座女人,只是追寻着自己的梦想,从未改变,“就是离不开,无论走到哪里,无论走多远,从来不曾离开。”

  白羊座的人并不是真的“天真无邪”,只是她们不想去争,不想为这些名利是自己烦恼。这并不代表她们没有能力,只是在她们眼里,外在的这些都不重要,就像黄绮珊,圈内有口皆碑。真正的音乐人都懂的一个好声音,朋友更是多到数不胜数,但她并没有说去借助或者说是利用谁来使自己火起来,专心做自己的音乐,用心唱自己的歌。

  在第一场节目中,黄绮珊凭借一首《等待》让全场观众沉醉。这位对全场观众来说感觉陌生的女歌手,静静地站在白色钢琴旁,其空灵的浅唱,极具冲击力的爆发铭刻于心,征服全场。“这首歌从88年就开始唱,唱到我骨子里,所以会唱到激动。”黄绮珊笑着说。这么长的岁月沉淀,那么多的态度要表达,也难怪她能唱进大家心里。不仅著名音乐人宋柯评价她“确实是被埋没的好声音”,连《等待》的原创者汪峰也在微博中感慨,“生命中有些人、有些事需要等待,十几年前我写下的这首歌,十几年后的昨晚,黄绮珊早已用属于她的梦幻般的歌声,以接近完美的表达,让所有聆听者为之动容。”

  “在这个舞台上唱的时候,我从来没有想过太多,我只是单纯地把人生成熟的状态唱出来,仅此而已。”这是黄绮珊的一种态度,一种对观众的态度,也是一种对音乐的态度。“那些人,那些歌,那些往事,那些岁月,愿陪你们一起回忆走过的日子。”

  正如有人爆料说:歌手黄绮珊之前出场费是2万,现在是45万。线年,在《我是歌手》舞台上,全国观众知道了一位叫黄绮珊的歌手,唱歌是如此醉人!

  齐秦,算得上华语流行乐坛的一个传奇。三十多年时间,他的江湖地位也只有寥寥数人可以超越。他的歌,是真正属于男人的歌,深情又狂野,不羁而深沉。他不单单是用动听的嗓音演绎歌曲,更重要的是用行动谱写了一曲最精彩的生命的音符。他的经典作品如《狼》《花祭》《外面的世界》……早已成为60、70、乃至80后等几代人全体的青春回忆。

  很难想象,像齐秦这样一个在乐坛地位非凡的人会参加《我是歌手》这样一个PK类的歌曲秀。不用说过去的辉煌,一个50多岁的人能和一帮20、30岁的小孩子在同一个台上接受大家的评判,这本身就是莫大的勇气和淡定的自信。

  “被PK掉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样的感受我也非常的好奇,最后发现很有意思,真的很有意思。”对于为什么会站在这个舞台上,齐秦如是回答。“原来是评别人,现在别人评你,这个是对自我的一个证明。当时说人家音准不太好,那个地方没唱好,这个地方应该静下怎么没有静下来,等等。你能这么说别人,你自己能不能做得到?首先你得给别人示范一下,然后才能利用一些失败的经验,不停地往前,慢慢地扩充,不停地扩充。”

  聚光灯下永远是万人瞩目、被人评头论足的。但如果能在离开舞台大幕的那一刻依然保持优雅的风度、无敌的气度,那才是一个王者真正的魅力所在。

  尽管还是不断有人质疑他,说他老了常常破音走音忘词什么的,可有些事情确实是无法去改变的。人会变老,无论是快还是慢,只要有起点,就会有终点。但有很多东西会是一成不变的,诸如齐秦在冷漠的歌喉里透露出来的温情,像是一盘细沙也自有它的晶莹。如今的齐秦,可能头发稀疏了,肚腩大了,不再是当年那个在冷冷街头长啸的时代青年。可每次听他抱着吉他,用他空灵的声音吟唱着属于孤独和流浪的曲子,依旧是那样沁人心脾,让人不断回想起,那个头发披肩、戴着一副大蛤蟆墨镜、穿着小小的皮衣、让无数人为之疯狂的“狼”。

  无须强求,世间万事本就如此。正如他自己所唱的:“没有人能挽回时间的狂流”。但不管怎样,我们曾被齐秦的歌声感动过,曾在他的歌声里渡过了那些美好的时光,他的歌声带给我们的记忆,是无法抹去的。无论最后以何种姿态离开《我是歌手》的舞台,他都是华语乐坛永远无法取代的“小哥”。

  当尚雯婕第一次出现在《我是歌手》的舞台,相信无论是电视机前还是现场的观众,无一不和主持人们一样,惊讶得张大了嘴。

  作为2006年《快乐女声》的冠军,此后七年的雪雨风霜,七年的执着不放弃,尚雯婕走得并不顺畅。毕业于名校复旦大学,精通多国语言,才华横溢却毅然放弃做白领,走进娱乐圈。她从湖南台出道,本以为可以顺风顺水的发展,像上届超女冠军李宇春一样成为神话,结果却不尽如人意。在不断突破自己造型极限的路上,争议与追捧齐飞。有人说她是“中国版Lady GaGa”,也有人说她是让人笑话的“雷神”,但是尚雯婕却在一片质疑声中茁壮成长,内心日渐坚强。

  一个以好声音打动万千观众的快女冠军,曾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喜欢唱歌了,这是尚雯婕的真实经历,她有段时间只愿意做幕后,因为不断突破的另类造型早已让大众的聚焦点渐渐虚化在繁复的外装之中,而尚雯婕的歌声却总是被忽略。

  但《我是歌手》看到了尚雯婕的困惑,听到了它来自内心的渴望唱歌的心声,这个注重音乐质量、追求音乐完美的舞台,给尚雯婕提供了一个专注唱歌的空间,所以尚雯婕带着对音乐最初的热爱,内心音律涌动,在《我是歌手》的舞台上,再度出发。

  带着这首由她自己作曲填词完成的歌曲——《最终的信仰》回到六年前的舞台上,一袭红色长裙的尚雯婕,仿佛凤凰涅槃,浴火重生。当她感慨地呐喊一声“湖南卫视,我回来了”时,时间仿佛回到“2006超级女声”的舞台上。

  音乐响起,她的眉宇间立马充满了稳操胜券的力量,一举手一投足都仿佛已准备好为凯旋高歌,整体视觉傲然脱俗、英气逼人,将《最终信仰》中恢弘大气的主题展现得淋漓尽致,四分钟的表演,令现场观众不禁令人拍手叫绝、瞠目叹服。“从不迷失内心,从不丢掉信仰”,她用歌词说出自己的心声,用歌词唱出灵魂的渴望。

  问她为什么参加《我是歌手》时,尚雯婕说:“今天我站在这个舞台上,我心里非常清楚地知道我站在台上是为了什么,为了展示我自己的音乐。然后我有我自己的音乐,而且我了解我自己的音乐是什么,而且我知道之后我的音乐要怎么再继续去做。怎么继续去展示。”

  这是场“勇敢者游戏”,残酷程度丝毫不比《饥饿游戏》弱。每个周五晚上十点,隔着一层电视屏幕,所有的眼睛都盯着那个舞台。不管你是出于想看哪些成名歌手PK的心理,还是纯粹享受好音乐的心态,无可否认,它就是场让经典重焕光彩的全民音乐大PARTY,谁都指点,评论,甚至参与进来。

  今天所有人都在跟我提我是歌手这个栏目,看来,湖南卫视又要火了。一个媒体不能躺在往日的功劳簿上,只有迎接挑战,知耻后勇,不断创新,不断自我革命,不断凤凰涅磐,方能永立潮头。

  杨雨(湖南省政协委员、中南大学文学院教授、央视《百家讲坛》著名主讲人):

  给我的感觉是每一位歌手都在用心灵全身心的投入歌唱。当下娱乐节目应该如何为青少年成长营造文化环境,如果能够在娱乐的表层现象中,注入一些文化的、甚至是价值观的、人生理想的内涵,将为青少年的成长营造一个很好的文化环境。湖南卫视利用自身品牌影响力,不断提升文化品位值得借鉴,希望《我是歌手》成为湖南娱乐节目和文化产业的方向之一。

  作为同行,也许不应该轻易评价同行,但不得不说一句:《我是歌手》真棒!又见到那个敢为人先的湖南卫视。一个节目需要制作的高度,它代表团队的职业精神和专业水准。一个节目需要情怀的高度,它代表一个团队的价值观和创作态度。一个节目需要参与人员身心和灵魂的投入,向用歌声就能让我流泪的歌手致敬!

  《我是歌手》是《中国好声音》之后又一档好节目。出场都是早出道歌者,亮点在pk。黄琦珊过去没听说过,但歌声最有力量。齐秦经典但平静。尚雯婕不及金池。陈明不及过去。沙宝亮唱爆音。

  “最近很多人期待我去“我是歌手”踢馆,制片人洪涛是我多年老友,他们的节目一定很棒!哈哈哈,要是年轻时代的我,没问题!我肯定去单挑!谁棒就挑谁!嘻嘻嘻,小霞啊!而现在的我没有了当年的霸气,没那么锐了而多了些温婉与平静!我们在心里比武吧!我的技术也应该不减当年,你说呢明儿?

  娱乐应该要更多体现出一种成熟一种领悟和收获,希望湖南文化强省的这个“火”,能像花鼓戏经典唱段《手拉风箱》一样,越拉越旺。

  跟媳妇儿看《我是歌手》,实力派都很棒,我不敢妄言。只是突然看到陈明,短发,微笑,些许沧桑。才想起她和她的歌,陪了我这许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