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时也可以很忧郁

2018-11-18 作者:admin   |   浏览(155)

  这几年若论近年来播放量最高、受众群最广的电音作品,也许没有哪首歌能与它媲美。

  上周,当这首歌的缔造者——年仅21 岁的电音制作人艾伦·沃克(Alan Walker)在新加坡释放第一个音符后,现场瞬间沸腾。

  当晚这场名为Liquid Nights 的电音巡演活动,由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与索尼音乐娱乐联合推出的国际电音厂牌Liquid State 一手打造,当晚表演还有BIGBANG 成员胜利。

  表演前,新京报记者见到了总是穿着黑色帽衫、戴着黑色口罩的艾伦·沃克,他向记者道出了自己神奇的电音之路。

  艾伦·沃克全名艾伦·奥拉夫·沃克,1997年8月24日出生于英国英格兰北安普敦郡的他,其实拥有着双重国籍——他的母亲是挪威人,父亲是英国人。两岁时,他随父母和姐姐搬到了挪威的第二大城市卑尔根。

  2000 年卑尔根被评选为欧洲九大文化城市之一,那里的舞蹈、音乐、艺术氛围十分浓厚。但是,在数字时代长大的艾伦·沃克,最初爱上的却是计算机——学生时代的他,对编程和图形设计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2012 年,沃克在听到DJ Ness 的一首歌之后,他决定去联系这位意大利DJ,希望试着了解看看他是如何制作音乐的。

  渐渐的,受到EDM制作人K-391 和Ahrix 的启发,以及电影作曲家汉斯·季默等人的影响,他终于开始创作自己的作品了。

  “希望大家永远都不要放弃,”提起对“后辈”电子音乐人的建议,沃克告诉新京报记者,“我就是从网络上看教程开始的,所以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做到像我这样。”

  2014 年时艾伦·沃克在网络上发布了纯音乐作品《Fade》,通过这首画面感十足的曲目,沃克被著名音乐厂牌NoCopyrightSounds 发掘。

  NoCopyrightSounds 的字面含义是“无版权音频”,实际上也是这样——他们收录的很多音乐都可以免费在YouTube 上使用。这样一来,就促使《Fade》的传播更加火爆了——许多视频作者都喜欢使用《Fade》做背景音乐,而其中相当一部分来自电竞玩家。

  “我知道这件事,”艾伦·沃克笑着说,“我非常喜欢游戏,现在我最喜欢打的游戏是《堡垒之夜》,也很喜欢打《使命召唤》,我正在期待新一季的《使命召唤》。”

  2015 年底,在原曲《Fade》的基础上,艾伦·沃克与经纪人一起邀约挪威女歌手艾斯琳·索尔海姆加入演唱,共同打造出了“神曲”《Faded》。

  发布之后,《Faded》在世界多个国家创造了白金唱片销量,登上榜单冠军,“有一次我去澳大利亚悉尼开会的时候,有人告诉我这首歌在亚太地区有70亿的播放量,我才知道它在中国也很受欢迎,”沃克说。

  至于歌曲的内涵与感情,他则认为自己的音乐既可以令人振奋和积极,同时也可以很忧郁,“这要取决于听众的心情,如果你高兴,那么歌曲也是开心的。如果你难过,那么歌曲就是悲伤的。

  2016 年《Faded》火遍全球之后,艾伦·沃克决定从高中退学,专心做一名专业的电子音乐人。

  当出现在公共场合时,沃克总是穿着印有“AW”标志的黑色帽衫,戴着黑色的口罩,这个专属标识,来源于他的一个构想,“最开始,我们希望能够创造一个几乎可以与任何人联系在一起的符号。不管你是谁,不管你做过什么,只要你戴上口罩,穿上帽衫,你就可以成为一个‘沃克’,我们都是平等的。”

  而在生活中,沃克其实并非每时每刻都是这副装扮,提及此,胜利笑言,当他们二人第一次在首尔见面吃饭的时候,沃克并没有戴口罩,“当时我和他拍了一张自拍发到了社交网站上,结果粉丝们非常生气,她们都说,你怎么可以曝光他的长相呢!”

  艾伦·沃克曾多次来中国演出——除了音乐节上的表演以外,2017 年,他的亚洲巡演大部分场次都在中国境内,包括长沙、武汉等多个城市。

  表演结束后,沃克向现场的几万名乐迷介绍张艺兴道:“他是中国最红的歌手之一,我很荣幸这次能够与他合作。”

  沃克直言张艺兴是一位非常敬业的艺人,“和张艺兴一起工作是一种真正的乐趣,他让我发掘了一个新的音乐领域。”

  沃克和中国的缘分还不止于此,在此次新加坡之行结束后,他在微博上预告:“下周我会去到北京,并录制一个在北京观光的视频。北京有什么好玩好吃的呢?欢迎大家给我推荐。”

  新京报:今年5月份发布了两人合作的单曲《Ignite》,能否分享下这首歌幕后的故事?

  艾伦·沃克:作为制作人,我其实拥有着很多歌曲。这首歌曲的原曲以前发布过,这次胜利正好选中了它,后来《Ignite》就诞生了。

  胜利:这是我们在Liquid State 的第一次合作,我觉得第一个合作很重要。之前艾伦问我喜欢什么样感觉的歌,我说喜欢“嗨”的歌,于是他就发给了我一些作品,后来我选择了这一首。录完之后,他把我的声音做了很不一样的混音,我收到之后还吓了一跳。

  新京报:参与Liquid State 之后,你们是否对中国电音或音乐有了了解?是否有想要合作的中国音乐人?

  艾伦·沃克:CORSAK 的歌曲《Reverse》很棒,在Liquid State 所有发行的歌曲里这是我最喜欢的其中一首。这样的歌诞生之后,我很高兴可以多挖掘一些中国的电音制作人。

  胜利:我喜欢很多中国的音乐人,李宇春、TFBOYS,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跟TFBOYS一起唱“跟着我左手右手一个慢动作”。

  艾伦·沃克:最大的魅力在风格非常多元化,它不只限定一种风格。在我的定义里,电音文化有点像一座图书馆,任何人都可以进去取他们想要的东西,再发散自己的理解。

  胜利:对我而言电音最大的魅力就是自由。你有很大的自由、很大的空间去做各种各样的节奏、歌词,这是非常难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