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难”在 于虽然是非营利性组织

2019-03-13 作者:admin   |   浏览(91)

  李克强主动倾听民间防艾人士和患者的意见建议,是一次“防艾首先倾听”的垂范;会议做出的多项部署,将会大大推进防艾工作。

  两个星期前,民间组织“天津海河之星感染者关爱小组”负责人李虎,首发微博提及一位艾滋病患者因多家医院拒做手术而被迫篡改病历一事,经《新京报》报道后,引发广泛关注。昨天,包括李虎在内的13位防治艾滋病民间组织负责人和患者,坐到了国务院副总理李克强对面,陈述各自的困难与建议。

  一条微博经由媒体报道,引起李克强的关注,并推动个案问题的快速解决,这让李虎和民众感到欣慰;而更多防艾人士和患者能够和李克强直接对话,则让人增添了对未来防艾事业得以健康前行的信心。

  的确,如何做好防艾工作,患者和防艾人士最有发言权。公众乃至决策者只有把他们当作平等的人,坦诚交流,而不仅是“救助”的对象,才能谈得上更好的关怀、更准确的防治。但不可否认,现实中还有很多人包括一些医务工作者对艾滋患者“敬而远之”,直接影响防艾工作的效果。

  在昨天召开的这次防艾“草根会议”上,民间防艾人士和患者抢着与李克强“说话”,而国务院的另一个“官方会议”为此特意“让路”,推迟一个小时召开,则是一次“防艾首先要学会倾听”的垂范,值得各地效仿。正如国务院“防艾委”的一位官员所说,以往一些官员和患者会面握手,体现的是一种“人道关怀”,而听取他们的“建议”,并作为防艾工作的决策参考,体现的则是“制度关怀”。

  耐心倾听防艾人士和患者的心声,我们不难发现,防艾问题,确实不是简单的防治一种疾病,实际上更是一种社会问题的治理,考验着整个社会,尤其是决策者。防艾面临的很多困境,不仅是源于观念阻碍,更有体制机制上的不畅。比如,北京市康众卫生服务中心负责人就坦率地说,“困难”在于虽然是非营利性组织,不用缴所得税,却仍然要上缴营业税。这些问题看似和防艾无关,实际影响社会参与的动力。

  防艾不可能单靠政府,更需要全社会的配合。这次“草根会议”和“官方会议”的“碰撞”,产生了很多建设性的“火花”。比如,李克强提出,要考虑如何让非营利性的民间组织减轻负担,要研究成立支持社会组织的防艾基金,要研究将艾滋病抗病毒治疗纳入大病医保……这些建议都很有针对性,如果能尽快开花结果,那对防艾工作的助益将不容忽视。

  这些年来,随着官方推动和民间努力,防艾的重要性已有共识。一定程度上,防艾工作的水准,检视着一个社会的人道情怀、社会组织的“健康状况”。但正如艾滋病毒本身的传播方式也在演变,防艾工作会不断面临新挑战。在这样的背景下,切实关注艾滋群体、随时倾听他们的声音,可以保证防艾工作有的放矢。期待这次会议的成果得以落实,同样期待这次会议展现的“倾听者姿态”,也能保持并得以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