联合国已经占据了有利地 位

2019-03-26 作者:admin   |   浏览(168)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日前撰写专栏文章讲述了自己在联合国的工作,并表示全球关键力量已经以他希望的方式在运作。以下是文章主要内容:

  我每天早上经历的一切可能与你们不同。无论在纽约、拉各斯,还是雅加达,人们都会拿起报纸或打开电视看看人类社会发生的不幸事件,例如在黎巴嫩、达尔富尔或索马里。当然,作为联合国秘书长,我至少应该为这些悲剧做些什么。这也是我的日常工作。

  当5个月以前走上这一岗位时,我对其没有任何幻想。一个著名前任有一句名言称“这是世界上最不可能的工作”。我也曾开玩笑说,我是一个秘书长,而不是将军,毕竟秘书长的权力不可能比安理会更大,而安理会常常令人难以捉摸。不过,我现在仍然像第一天踏进办公室时一样保持乐观。

  从维和到人道主义援助,今天的联合国面临来自各方面的要求,所要做的事情比以往更多,但是可供利用的资源却相应的减少。但是,看看世界近年来改变的方式,联合国已经占据了有利地位。

  除伊拉克问题之外,世界各国已逐渐承认多边主义原则,并赞成通过外交途径解决危机,“软实力”已经被提到全球议程之中。过去几年中的一个例子是对气候变化和全球变暖危害的讨论。包括比尔·盖茨、布莱尔和波诺在内,各行各业的领袖级人物都在帮助联合国实现“千年发展目标”,从减少贫穷到阻止艾滋病和疟疾的蔓延。

  最令人鼓舞的是公众对联合国的支持仍非常高。最新民调显示,74%的大多数人认为联合国应该在当今世界中扮演更强大的角色,无论是在防止种族屠杀,还是保卫被侵略国家,或是调查人权危机方面。美国对联合国的认识也在加深,3/4的美国人欢迎强大的联合国,并希望美国在外交政策方面能够与联合国结成伙伴关系。

  我们韩国人通常精力充沛。我们有耐心,能够坚持并下定决心完成设定的目标。与许多韩国人一样,我相信关系的力量。多年以来,我在钱包中都会放上一张陈旧的纸片,上面有一句用中文写的孔子名言:“三十而立,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

  我目前正处在60岁阶段。我不仅仅需要倾听,更需要洞察力,例如全面的看待某个人或某件事,包括坏的一面和好的一面,并在有分岐,甚至是尖锐分歧的基础上建立和谐有效的工作关系。我认为这是我担任联合国秘书长的重要特点。我信奉约定和对话,而非冲突。有些时候外交工作是公开的,有些时候则是在幕后展开的,而后者情况下成功的潜力通常最大。

  我要强调这个词:“潜力”。成功很少是注定的,重要的是去尝试,这正是我在优先处理达尔富尔问题时秉持的态度。我向美国和其他合作伙伴施压,希望他们能给苏丹总统巴希尔更多时间去部署由非盟主导的国际维和部队。到目前为止,我们仅取得了部分胜利,尽管苏丹政府已同意部署3500名联合国人员,但离2万人的目标差距还很远。不过我仍相信,坚定的外交努力能够取得更加满意的成果。

  基于同样的精神,在几个月中我4次访问了中东,包括近期在大马士革与叙利亚总统阿萨德的几次会晤和电话交谈。我的目标是协助缓和黎巴嫩局势,并最终使叙利亚完全回到国际社会中。我曾说过,平静的外交并不会每次都起作用,但大多数时候会,甚至是在一些非常紧张的形势下,例如在英国与伊朗的人质危机中双方在幕后达成的解决方式。

  下周,G8峰会将在德国进行,其中一个主要议题是气候变化,我对此完全拥护。我们常把全球变暖看作技术性问题,例如削减温室气体排放量,开发更节能的汽车,或是利用太阳能等。这些当然都很重要。

  不过,关于气候变化我要强调的是人的问题,这一问题有其内在的不平等。尽管全球变暖影响了所有人,但影响方式不同。富国拥有更多的资源,并且知道如何适应变化。例如,瑞士滑雪胜地或许有一天会没有雪,但是那些山谷或许会变成“新的托斯卡纳区”,布满葡萄园。然而,对于目前已面临荒漠化的非洲,或是可能将被海水淹没的印尼小岛,情况要严峻很多。

  如果要给我所有的工作设定一个主题,那么将是有关人类的各方面。我们每天早晨会从报纸上读到人类的悲剧,但是我们究竟有没有真正倾听了他们的声音,并全心全意地尝试帮助他们?我发誓我会这样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