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那个点上得到一笔钱就活过来了重庆时时彩官

2018-08-01 作者:admin   |   浏览(84)

  本周二,东莞市2012年上半年经济数据将公布。可以预计,数据发布后,很多人将要说很多话。

  东莞经济是个说不完的话题,它总是在引发各种各样的“说法”。但在这所有的喧嚣中,一线企业主的声音并不多。一线企业主,既是支撑东莞经济半边天的大多数,也是经济讨论中沉默的大多数。

  基于这种想法,《南方日报·东莞观察》推出2012年上半年经济观察系列报道。我们将带您走近中小企业家、焦点社区,从精心选取的样本中,倾听他们的故事和他们的思考。读者可以跟我们一起,从中感受2012年上半年东莞经济的脉搏,见微知著地判断东莞经济的过去和未来。——编者

  柳承华现为东莞华粤工程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今年上半年,他终于把关闭服装厂的种种尾巴彻底清算完毕,他可以一心一意地回到工程机械老本行了。

  工程机械和服装是两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行业,但却曾在柳承华的身上产生了化学反应。遗憾的是,这场化学反应没有让他赚到钱,相反还亏了一大笔。

  对于这场失败的投资,柳承华却不恼,他认为自己经过这么一番折腾,倒更加清楚自己该干什么,不干什么了。

  2010年底,柳承华在虎门镇超过200工人的服装厂关闭。该厂并不是个简单的加工厂,而是一个有研发、设计和品牌,有遍布全国40多个代理商和加盟商的工厂。这个具备了当下转型企业所有特征的服装企业,关停的根本原因,用柳承华的话说是:“不是需求下降,而是利润率太低。”

  10年前,柳承华以工程机械起家,正赶上了2002年到2007年东莞基础设施建设高速发展时期,工程机械行业的高回报率让柳承华顺理成章地赚了来莞的第一桶金。2007年,工程机械行业进入洗牌期,柳承华缩小工程机械产品的规模,仅保留一块租赁业务,将事业的重心移向服装。他认为,服装是东莞的特色支柱产业,配套齐全且政府重视,他准备在服装上大赚一笔。

  2006年,他开始研发品牌。2007年底,他在虎门租厂房接部分代工。那时有接不完的订单,其中不乏金利来等知名品牌的订单。2008年,他创立的品牌“名诺国际”面世,春夏装定价在800元以上,秋冬装在1000多元,走中高端路线。他还郑重其事地在东城御景湾酒店召开了品牌发布会。

  他说,品牌服装初期成本高,再加上大环境影响,达不到一定的销量。扣除生产成本、设计人员管理费用、商场场地租金、装修均摊费用、店员工资、水电费商场扣点,商场就吃下了销售额的40%,专柜要至少达到6折才能保本。

  “事实上,国际金融危机对服装行业的后遗症一直蔓延至今。”柳承华说。那一年,促销大战此起彼伏,商场在结款时连6折都不到,这使品牌代理商撑得很辛苦,多卖反而多亏钱。

  柳承华说,隔行如隔山,进入服装行业,才知道不好做。“服装行业很繁琐,单件产品款式多,每个款式都要生产一定的数量,还有仓储、库存、运输成本。除了对服装行业的陌生,我们也没有充分考虑人工成本。”

  当时,业内都认为品牌赚钱,很多品牌一下子涌现出来,这又导致品牌市场越来越混乱。到后来,品牌之间大打价格战,很多品牌企业都做得很凄惨。

  此时,柳承华精力集中在服装行业,影响了机械租赁生意。就在他深陷服装泥淖时,国家加大了基础设施投资,工程机械又得到井喷式发展。错过工程机械行业的旺季,却赶上了服装产业最差的时期。柳承华不忍自己的积累付诸东流,决定关闭服装工厂。

  当时,他的工厂有200人的规模,为了给代理商、专柜和专卖店一段缓冲时期,他一边分批解决工人辞退的善后事宜,一边回收代理商的衣服。他还记得,回收的衣服1折都不到,回收完了,又在尾货市场全部低价处理了。

  工厂直至2010年才全部清算完毕正式关停。事实上,放弃一个有着设计、品牌、制造和销售渠道的服装品牌,其过程绝非关停清算这么简单。直到过完整个2011年,服装之于柳承华,才算真的撇得干干净净。

  对自己的失败,柳承华的教训是:自己对2007年工程机械行业的整合没有一个正确的判断,2007年对工程机械行业没有形成更深的认识。

  “当你跳出这个圈子时,会对这个圈子有个更清晰的认识。”投身服装行业一段经历让柳承华觉得,还是要一如既往地把机械做好。

  他说:“从整个国家层面来说,工程机械的需求量数量庞大。发达国家的机械租赁率在90%以上,我们国家的机械租赁率只有10%——15%,除了塔式起重机(80%)。”

  柳承华很看好工程机械租赁市场,认为工程机械租赁市场会一直兴旺下去,在30年之内仍将保持一个稳定快速的增长状态。

  去年下半年,国家对房地产实施调控政策,高铁项目暂缓施工,这影响了整个工程机械行业的销售业绩,但并未影响租赁。以柳承华的企业为例,在企业利润占比方面,2010年以前,销售和租赁各占50%,而目前的构成是租赁占80%,销售占20%。

  柳承华说,国家政策并没有降低租赁的需求,反而,由于资金比较紧张,购买力下降,客户转而寻求租赁,进一步刺激了工程机械租赁市场。市场上可供租赁的工程机械本来就供不应求。原先市场需要1000台,设备保有量就10台。现在市场需要500台,保有量还是10台。因此,对租赁完全没有影响。

  从2007年到现在,东莞的基建还是很多,仍将是高速发展时期,再发展10年也没问题。他经营的工程机械产品,正在东莞的轻轨施工现场忙碌。以后,他的公司将以租赁为主要经营项目。他说,工程机械租赁行业利润高,市场需求和发展前景都很大,而且未来将保持稳定快速的增长。

  柳承华给公司做了定位:从广东层面来讲,提供整体应用解决方案。等公司立足后,还要将经营内容扩展至全国,并寻求跟北方租赁市场的的合作。

  “经历那么多痛苦折磨,还好是生存下来了。”他感慨道。他准备在这个行业专心做好,方向就是东莞最大的工程机械租赁公司。

  做回老本行,踏实感不言而喻,但摆在他面前最大瓶颈,一是人才,二是资金。“我发展到现在,至今也没贷成功过一分钱,融资渠道太单一了。”柳承华感叹道,“2008年那场金融危机,很多企业靠吃老本挺了过来。现在的状态,很多企业是老本都没得吃了。有时候压死骆驼的真的只是一根稻草,在那个点上得到一笔钱就活过来了。”

  前些时间,有经济学者来莞,说东莞的服装产业是国内经济晴雨表。如果这种说法有道理,那么,我们从柳承华进出服装行业的故事中,能看出什么呢?

  最明显的是,服装业是受到国际金融危机重创最严重的行业之一,该行业直到现在还没能从重创中缓过劲来。更严重的是,目前还看不出行业内部有什么办法能够在近期摆脱重创后遗症。

  首先,市场需求大,但利润下滑严重。柳承华从2006年投资服装产业,一开始就用心打造研发、品牌和内销渠道,从表现上看,完全符合转型升级的各种要素。2006年-2007年,他的服装企业一面潜心做研发,一面接代工,代工方面顺风顺水,但品牌推出两年后,问题出现了,国际金融危机使其品牌之路举步维艰。难的不是没有人买,而是生产成本的上涨和流通环节的层层挤压,让他卖得越多亏得越多。

  柳承华说:“2008年的后遗症还未消散。我们去商场看衣服,卖场里还充斥着2009年、2010年、2011年的货品,都是几年之前的库存。因为每年都有时尚和潮流的元素,行内人一看就知道。”

  其次,内销市场竞争无序,靠价格贴身肉搏。国际金融危机倒逼不少纯外销企业转型做内销,内销品牌因而井喷。遗憾的是,在这当中,真正有文化沉淀的品牌不多,都是为内销而创立品牌,市场竞争有序性很难把控,最后停留在价格厮杀上。这种现象在服装、家具产业尤为明显,也成为潜心做内销企业家的最大困惑。

  第三,从数字上看,今年以来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持续负增长。今年初以来,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完成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一直下降,在降幅趋势上逐月收窄。据东莞市经信局提供的数据,今年1-4月,纺织服装鞋帽制造业的降幅比年初收窄了12.5个百分点。相比,同为五大支柱产业之一的电子信息制造业1-4月份保持快速增长,同比增长10.3%。

  从一定意义上来说,柳承华还算幸运的。服装搞不下去,他还有个熟悉的行业可以回头。那些仍然坚持在遭受重创行业中并且无路可退的企业主怎么办?转型升级并不是简单地照猫画虎。我搞研发、品牌和内销成了,并不能保证你搞研发、品牌和内销也能成。在转型升级过程中,有些企业将越来越好,有些企业将慢慢消失。在任何行业,大鱼有大鱼的活法,小鱼也有小鱼的日子。惟一期待的,就是大鱼与小鱼都能在一个公平的法治环境中,各得其所,生死有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