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意大利等国则是伊朗主要的欧洲石油买家

2018-10-05 作者:admin   |   浏览(198)

  这两天,美国与伊朗又开始隔空互怼。21日,伊朗最高领导人哈梅内伊在与伊朗外交部官员举行会议时警告说,不要与“不可靠”的美国谈判,称伊朗外交官与华盛顿重新开始谈判是“明显的错误”;22日,伊朗总统鲁哈尼则警告美国与伊朗开战将是“所有战争之母”,但他并未排除达成和平协议的可能性,“与伊朗的和平是所有和平之母”。另一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则将伊朗领导人比作黑手党。

  随着美国对伊朗越发强硬的制裁,国际社会正在致力于维护伊核协议和伊朗正当合法权益的。上周,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也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本月初,美国国务院单方面要求所有国家在11月4日之前停止从伊朗进口石油,否则将受到惩罚,并称不会有国家获得豁免。7月16日美国财政部长姆努钦表示,美国政府可能考虑给予一些进口伊朗石油的国家以“宽限”,使这些国家的企业有较充裕时间断绝与伊方生意往来,免受美国11月初恢复对伊能源行业制裁的连带影响。不过,他强调,美方不会“全面豁免”,“宽限”前提是相关国家今后几个月内“大幅减少”购买伊朗石油。

  事实上,围绕着美国制裁伊朗所产生的“连带制裁”或“次级制裁”问题,有关各国已经与美国展开了多重博弈。特朗普政府步步紧逼,屡次拒绝有关各方的豁免申请,所以近期的“松口”举动备受关注。

  美国辞令的变化并不意味着这次制裁还像往届政府那样“体谅地”豁免一些与伊朗保持密切贸易往来的国家,而是有条件的小幅度退让,是其“胡萝卜加大棒”政策的延续,是策略性的调整,其基本目标没有任何变化——通过极限施压的方式最终切断伊朗与世界其他国家的联系,尤其是完全禁止伊朗石油出口,彻底摧毁伊朗脆弱的经济,引发民众抗议,推翻现伊朗政府。美国这一策略的调整有其国内外双重因素的考量。

  第一,特朗普退出伊核协议的行动引起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讨伐,而维护伊核协议抵制美国制裁的阵营正在形成。7月6日,在维也纳召开的英法德俄中外长及欧盟代表参加的高级别会议,再次确认伊朗履行了核协议,并从官方层面保证在美国制裁前提下其他国家与伊朗保持正常经济往来的可能性。

  特朗普单边主义和霸凌主义行径不仅受到了俄罗斯、中国的抵制,而且也因损害了欧洲各国、日本、印度的利益而引发了盟友反水。现如今,美国不仅没有实现彻底孤立伊朗的战略意图,反而有可能使自己孤立于全世界。欧洲正在研究在不使用美元的情况下保障从伊朗进口石油及向伊朗转账的可能性。而印度、日本是伊朗石油的主要买家,也对特朗普行为屡次表示不满。因此,如果美国不调整其僵硬的政策,不仅会直接影响到与传统盟友的关系,也会令制裁目标难以实现。

  第二,美国策略的调整体现了其对油价上涨过快的担忧。在过去两个月,受美国威胁封锁伊朗石油出口的影响,各国对油市供应的担忧加深,引发了国际油价的大幅度上涨。从当前美国页岩油生产国及出口国的地位来讲,油价适当上升对美国总体有利;但油价上升过快会导致国内成品油价格上升,增加人民生活成本,推高通货膨胀,容易引发民众的不满。特朗普尤其重视即将到来的中期选举票仓问题,不希望国内成品油价格上升太快而降低民意支持率。这是美国在制裁伊朗问题上态度有所软化的关键因素。

  中国、印度、韩国、土耳其、日本是伊朗主要的亚洲石油卖家,法国、意大利等国则是伊朗主要的欧洲石油买家。自6月份开始,为了规避美国制裁,韩国已经大幅度削减从伊朗进口石油。在美国抛出可能豁免某些国家的橄榄枝后,伊朗主要石油买家可能会出现如下变化。

  第一,部分国家很可能会与美国达成妥协,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以换取可能的豁免。最容易屈服于美国压力的是日本。据悉,日本已经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而准备以沙特及美国石油取而代之。美国另一个重要的目标是印度。但受地理毗邻因素的影响,印度在伊朗有巨大经济利益,不仅从伊朗进口石油,印度也向伊朗出口商品,而伊朗的恰巴哈尔港的开发对印度意义重大。印度在伊朗问题上对美国表现出史无前例的强硬姿态,但同时也在适度削减从伊朗的原油进口。但在得不到美国保障其利益的情况下,印度仅有可能作出有限的妥协,不大可能完全切断从伊朗进口原油。

  第二,土耳其削减从伊朗进口石油的可能性不大,而完全中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埃尔多安政府外交一向特立独行,不听从美国摆布。伊朗石油是土耳其极其重要的来源地,关系到土重大经济利益。因此,土耳其对美国的“豁免”诱惑不太会感兴趣。

  第三,欧洲国家或会保持独立性,对特朗普的“恩惠”可能不予太多考虑。从特朗普对欧洲发动贸易战到G7峰会的分裂,再到北约峰会特朗普逼迫欧洲国家增加军费支出,欧洲与美国关系已经出现了重大裂痕。

  欧洲作为世界上重要的一极,有能力与美国较量,而特朗普的傲慢与无端指责也大大伤害了欧洲领导人的情感与尊严。如果放在以往美欧关系的框架下,伊朗很可能是被抛弃的一枚棋子,但在当前情势下欧洲国家可能会放在欧洲自强与独立的大战略中考量伊朗问题,而不会轻易屈服于美国的利诱。尤其是伊朗对欧洲不仅具有重大经济利益,伊朗的稳定也关系到中东局势的稳定,与欧洲政治与社会的稳定息息相关。

  但是,不能低估欧洲外交的两面性,欧洲也会通过适当减少从伊朗进口石油来减少美国制裁的影响,也会视时机与美国达成某种妥协。但欧洲国家完全切断从伊朗进口原油的可能性不大。

  美国的豁免仅仅是针对盟国,俄罗斯和中国不大可能获得豁免。美国的意图是分化维护伊核协议的阵营,争取传统盟友,孤立中俄。俄罗斯不可能按照美国的利益割断与伊朗的联系。在叙利亚问题上,俄罗斯需要伊朗的辅助,而俄罗斯也希望能够在以色列与伊朗之间维持平衡,保持话语权。对中国来说,中国一向反对美国的单边制裁,也一直保证会与伊朗保持着正常的贸易往来。因此,伊朗问题很可能会成为影响中美关系的一个重要因素。

  总的来说,美国希望通过有条件的“豁免”原则诱使盟友最终切断从伊朗进口原油及其他方面经济联系的目标不大可能实现,最根本原因是美国不可能补偿这些国家参与对伊朗制裁所造成的损失。大多数国家将会根据本国利益作出决定,而不会轻易顺从美国的意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