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快乐送给更多的人

2018-11-29 作者:admin   |   浏览(133)

  喜欢听戏或唱戏而入迷的人,被称为“戏迷”。从定义上看,戏迷包括两部分人:一部分是酷爱听戏的人,另一部分则是不但爱听戏而且还喜欢唱戏的人,这部分人又被称为“票友”。

  太康县毛庄镇今年51岁的辛俊梅就是一个地道的票友。打小就“听见锣鼓响,嗓子就发痒”的她虽然没有走上专业戏曲表演的道路,但几十年来她从来没有放弃自己爱听戏、爱唱戏的爱好。

  更为难得的是,她不光唱戏自娱自乐,还于2013年成立了太康县梅园豫剧团,把快乐送给别人。这个剧团在辛俊梅的带领下,不以营利为目的,常年活跃在太康县的许多乡镇。

  “我们的幸福是听到一阵阵观众的掌声,听到观众说‘您的戏唱得真好’就行了。”辛俊梅说,送戏给大家,让更多的人快乐才是真快乐。

  “听见锣鼓响,嗓子就发痒。”辛俊梅说,用这句话形容那个时候的她一点儿也不夸张。只要听到高音喇叭里唱戏,她一定会站在下面听完再走。听说哪个地方在唱戏,她一定会跑去听。

  上世纪70年代,农村生活条件艰苦,文化生活极其贫乏,农民的文化娱乐活动基本上是空白。“那个时候,周口地区文艺演出队下乡巡回演出时,我经常跑去看。”辛俊梅回忆说,有一年,演出队来到她的老家太康县毛庄镇老龙窝村。年幼的辛俊梅跑到后台,缠着演员给她化妆让她上台唱戏。“我的胆量和恳求打动了队长马杰(音),他破例答应给我化妆让我上台唱戏,那是我第一次登上舞台。”

  “那个时候,我一门心思就是想学戏。”辛俊梅说,她十几岁的时候,太康县有剧团招工,她要去报名,可父母就是不同意。无奈,辛俊梅就偷偷跑了出去,走了十多里路,到城郊公社剧团报名点报名。赶到报名现场正暗自庆幸的辛俊梅还没来得及报名,就被大哥拉了出来。原来,父母找不到她,就让她的大哥到剧团报名点去找她。就这样,辛俊梅的学戏梦破灭了。

  1982年,辛俊梅嫁到毛庄镇王隆集村。有了家,她的心总算有了着落,但她爱听戏、想唱戏的念想一直都没有断过。

  因为想唱戏,刚结婚两年的辛俊梅差点离家出走。那是1984年,大许寨乡洪山庙村起庙会,太康县各剧团在那里各展风采。辛俊梅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听戏的好机会。在一家剧团的演出现场,她不由自主地停住脚步。台上演员的一招一式,还有那身段、那唱腔,都深深吸引着她。剧终了,人散了,辛俊梅的心却仍在剧情中。剧团的人要走了,辛俊梅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跟着剧团走,实现自己的梦想!

  丈夫李振明为了让妻子过戏瘾,给她买了一台录音机,又买来很多戏曲磁带。后来,辛俊梅明白了:唱的是心情,玩的是开心,上不了舞台,就在家好好唱吧!

  在父母、公婆相继去世,两个儿子娶妻生子后,辛俊梅闲了下来。这一闲,她的戏瘾又上来了。很快,她的身边便聚集了一帮戏迷。她的家也成了戏迷俱乐部。

  他们开展的文艺活动得到太康县文联的大力支持。“在县文联的支持下,毛庄镇于2013年年初成立了由我任秘书长的文联。自此,我和我的团队自编自演排练节目,把戏送到各个村庄。”辛俊梅说,让更多的人快乐才是真快乐。

  那一年的大年初一,辛俊梅和她的团队来到王隆集大街,表演的节目让村民很过瘾;那一年的正月十五,她们来到石庄村,与村民一起闹花灯;那一年的“三八”妇女节,她们来到下堤口村,与乡村姐妹同歌共舞,庆祝自己的节日;那一年的“五一”国际劳动节,她们来到县城南关广场,用精彩的表演庆祝劳动者的节日……在很短的时间内,辛俊梅带领的团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这个时候,原太康县豫剧团的一位老艺人找到辛俊梅说:“趁我们现在还有精力,我协助你办个豫剧团吧。”

  辛俊梅说:“当时我很犹豫,怕实力、资金、演员和管理都跟不上。不过我的家人和朋友都支持我办剧团。”

  “我家开了一个小旅馆,为了节省开支,演员就吃住在我家;排戏没有场地,正好我的媳妇开了一个服装店,就腾出来排戏。”就这样,经过大家的努力,太康县梅园豫剧团用两个月的时间排演了《桃花庵》《三打雷音寺》《三子争父》《穆桂英挂帅》《单枪救主》等十几部大型古装戏。

  “本来我的嗓子很好,开口就是F调。但在剧团成立后,我的嗓子坏了,唱不出来了。我知道是过度劳累造成的,但我不后悔。我虽然不能唱,但我有剧团,我能天天看着他们唱。为此,我很满足。”辛俊梅说。

  辛俊梅说,对戏曲的热爱和追求,让她坚定信念,一定要把剧团办好,把快乐送给更多的人。

  辛俊梅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自剧团成立以来,她带领大家常年活跃在太康县的许多乡镇。为此,她荣获了太康县第六届“十行百星”志愿服务明星、太康县“三八红旗手”、太康县“优秀志愿者”等荣誉称号。 (记者 郭坤)

  昨天,郑州的天空再现火烧云,根据预报,今天到25日全省气温将呈现逐渐上升的趋势。[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