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却美学与艺术论集外

2019-02-05 作者:admin   |   浏览(125)

  南报网讯(记者解悦)他通晓中国文化,也懂西方历史;他写得一手好书法,英文法文也不差;他可以鉴赏国画,也能画出油画;他能讲圣经故事,也能聊佛法公案,他把其中有意思的精华写成文字,跟读者分享他就是蒋勋。

  长江文艺出版社近日推出全新经典散文精选《蒋勋散文》,其中既有美学文化随笔,也有生活感悟类散文,贯穿了蒋勋整个创作生涯,大部分篇目在大陆不曾出版。

  从1984年出版第一本散文集至今,三十多年来,蒋勋笔耕不辍,从中华文化之美,写到西方艺术之美;在巴黎作画,在淡水河边禅思;描摹京都的钟声,也眷恋台湾的群山从未停止过将生活中那些挥之不去的画面付诸笔端。

  台湾著名散文家张晓风说,“蒋勋善于把低眉垂睫的美唤醒,让我们看见精灿灼人的明眸。善于把沉哑喑灭的美唤醒,让我们听到恍如莺啼翠柳的华丽歌声。”

  蒋勋的散文,除却美学与艺术论集外,其他的并不能以主题来简单划分,他对生命与死亡、现实与虚幻、过去与未来,都有着独到见解,这部《蒋勋散文》所选篇目亦是如此,这些文章绝不能简单地以“哲理散文”或“生活小品”来分类,按他本人在序中所说,“更贴近人的肺腑之言”。

  书中既有讲文化之美的篇章,也有他对台湾那些人、那些事的评判与重现,最重要的,是他记录了自己人生旅途中的风景与岁月。

  在名篇《出走》中,他写了辞去工作,回巴黎租房子画油画的经过。他说,自己在固定而重复的生活中,感觉到了太大的寂寞。不再对新事物有好奇,不再有梦想,不再愿意试探自己潜在的各种可能。

  于是他穿着牛仔裤来到了巴黎。选择巴黎,因为那里有他二十五岁没有做完的梦。年轻时候的梦想是很容易淡忘的,但他庆幸,自己没有忘。

  他在巴黎租的画室,是当年法国贵族的马房,原来拴马,现在供人画画。他说这马房“高大明亮”,在这里抓紧一切时间创作,与悠闲适意的法国节奏格格不入。但他知道,这是在找回遗失在这个城市某个角落的自己,找回二十五岁未曾做完的梦,找得很急,仿佛再不去找是很大的遗憾。

  读他的美文,能让人有勇气从自己熟悉的环境出走,从日复一日没有挑战的生活出走,从别人给你定型的角色出走,走向陌生,也走向更广阔的新的自我,为自己的幸福活着。

  张晓风评价蒋勋是“仿佛从《世说新语》中走出来的精彩人物”。蒋勋熟谙文学、戏剧、哲学、史学、书法、绘画等各派文艺。各式各样的“美”,对他的浸润涵养是深厚的。

  《蒋勋散文》中有数篇蒋勋对美的释解之作,既专业,又“温柔”,绝没写成官样论文,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而是春风化雨般将古典文化之美传递给读者。席慕蓉说:“蒋勋是我们这个时代踏入艺术门槛的最佳引路人。他为我们开启的,不只是心中的一扇窗,更是文化与历史长河上所有的悲喜真相。时光终将流逝,然而美的记忆会长存。”

  他对事物的敏锐观察和体察,让他能探知到有温度的美。如书中《屋漏痕》一篇,从墙上的一块水渍,引出中国书法绘画都常提到“屋漏痕”的笔触,从而将中国书法、水墨画的美缓缓道来“水墨,水无形,墨有色,有色在无形中消融,无形日积月累,叠积了岁月与年代,竟成纸上一片永久的渍痕。”

  文中不仅梳理了历代名师对这种技法的掌握,还将水墨的意境与人的心境结合起来,带着我们从蜿蜒的书画痕迹中了悟到人生更阔远的意蕴。“屋漏痕”暗喻着中国美学追求的意境,古老的中国文化,在蒋勋的笔下醒转、鲜活起来。

  每次读蒋勋,都能潜移默化地得到艺术的启蒙、人生的顿悟,或心境的平和。在细碎的日常生活中得到知识和安宁,便对得起流淌的光阴。

  一本《蒋勋散文》,读尽“台北之子”三十年雍雅岁月,看见生命的不同修行,在文学艺术里照见生命的不同可能,与一切有情众生,领会人生中的舍得与难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