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rrying

2019-03-08 作者:admin   |   浏览(103)

  《卫报》和《经济学人》作为考研英语文章来源的大咖,几乎每年都有文章被选做真题,不用说大家也知道其重要性。所以了解经济学人的文章风格对于考研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为了锻炼大家的感觉,从今天起每天和小编约一篇《经济学人》的原文章吧~

  全世界选择承认台湾而非中国(为主权国家)的25个国家(都是一些弹丸小国)中,有接近一半都位于拉丁美洲或加勒比海地区。过去它们这样做的动机通常都根源于反对(“be rooted in”表示“根源于”,“明显受……影响”),而现在则往往是钱说了算。巴拉圭也是如此。上周末,台湾“总统”访问这个南美内陆共和国时,在一次招待会上对双方的友谊渊源推崇备至,竭尽全力讨阿尔弗雷多·斯特罗斯纳(1954至1989年巴拉圭法西斯独裁者)孙子的欢心。随后,他掏出了支票本。

  在过去的几年里,台湾为巴拉圭的公共住房事业赞助了3000万美元,为一幢新建的国会大楼捐助了2000万美元,其它捐款则被作为助学金,其表现之慷慨,仅次于日本和德国。两家台湾银行还提供了一笔4亿美元的贷款,使台湾成为巴拉圭最大的双边债权“国”。

  然而,巴拉圭没能将这种施舍转变为一种发展伙伴关系(没有与台湾一起实现同步发展)。1990年,台湾人平均收入是巴拉圭人的3倍,现在差距已经超过7倍。移民到巴拉圭的一万名台湾人中,许多都是上世纪80年代去的,如今只剩半数还继续留在巴拉圭。台湾的投资也大多集中在一个工业园,现已每况愈下,部分是因为缺乏技术熟练的劳工。贸易官员卡洛斯·巴黎说,台湾专家提供了很多技术方面的建议,但是却没有传授任何经验。(“pass on”意为“传递”,在本句中是指“先后”有很多专家前往巴拉圭进行技术指导,也就是技术援助。“be ignored”的主语也应该是“台湾专家”,就是说,这些台湾专家只给巴拉圭从技术方面建言献策,但他们“忽视了”介绍自身工作积累的一些经验和教训,于是乎,没有前车之鉴,巴拉圭就难免总是摔跟头了。意思是明白了,语言组织是一件难事,凑合着看吧。)

  与此同时,中国越来越势不可挡。(“loom large”是指“to seem important, worrying, and difficult to avoid”,意思是“似乎很重要,令人焦虑,而且不可避免”)去年,中国占巴拉圭进口总额的四分之一,仅次于巴西。中国还收购了该国一多半的大豆作物。巴中之间缺少邦交关系,已经成为困扰某些巴拉圭人的一个难题,比如乔治·萨马尼戈,他的工厂负责组装中国摩托车,可就是因为这个问题使得中国供应商前来访问难上加难。

  是顶着巴拉圭人意欲转变外交认可态度带来的压力前往访问的。他说:“人们把中国的经济繁荣看成是一种机遇,但应谨慎对待中国对能源和原材料的巨大需求。”他透露,将赞助2.5亿美元,鼓励台湾公司到拉丁美洲台岛“邦交”国投资。说:“我们正就一项投资计划进行商讨。这不是美元外交。”想得美哦!(“Perish the thought”是一句口语,表示“希望某人说的话永远不会发生”,如果是好事,就可以理解成“想得美”或“得了吧”或“做梦吧,你!”,如果是坏事,则表示“但愿不会”、“打消这念头”!等等。文章最后给出这样的评论,颇有讽刺意味。事实上,众所周知,以为首的人搞的就是“美元外交”,他说“不是”,作者自然要“嗤之以鼻”了。对付这种外交方式最好的方法就是“以毒攻毒”,所谓魔高一尺,道高一丈。)

  非洲(6个):马拉维、乍得、斯威士兰、布基纳法索、冈比亚、圣多美和普林西比。

  拉丁美洲(12个):巴拿马、海地、巴拉圭、萨尔瓦多、多米尼加、哥斯达黎加、危地马拉、洪都拉斯、圣文森特和格林纳丁斯、圣基茨和尼维斯、伯利兹、尼加拉瓜。

  大洋洲(6个):瑙鲁、图瓦卢、所罗门群岛、马绍尔群岛共和国、帕劳、基里巴斯。(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