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不上生活的磨难

2018-07-13 作者:admin   |   浏览(186)

  动物是一个庞大的家族,分门别类有上万种之多,从恐龙、大象等超然于世的脊椎类动物,到蚊子、蚂蚁等形体弱小或冷血动物。它们或大或小,都有自己的家族,都在按照自己的生存方式繁衍生息;它们或大或小,都是人类的朋友,它们和人类共同生活在同一个地球家园。

  就人类而言,朋友有远有近,有亲有疏,有好有坏。国与国之间,人与人之间,族与族之间,都要有朋友。网上有句流行语:生活是条路,朋友是路边树。人生只有一条路,一条路上多棵树。记得平日多植树,不忘闲时浇浇树。

  朋友是诗,朋友是赋,朋友是歌,朋友是曲。写朋友的诗词歌赋有多少,实在难以说得清。毛阿敏的那首《永远是朋友》一直在坊间传唱:千里能寻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以诚相见心诚相待,让我们从此是朋友。千金难买是朋友,朋友多了春长留。以心相许心灵相通,让我们永远是朋友……寻的是朋友,留的是朋友,朋友多了路好走。

  广交朋友没有错,但是朋友有好坏之分,所以交朋友也要有所选择。“渴不喝盗泉水,热不息恶木阴”这是古人的交友标准。交上挚友,是你的福气;交上损友,会给你带来晦气。

  人和人交朋友需要选择,人和动物交朋友也需要选择。宠物这个名词说不清是什么时候出现的,走在大街上,漫步庭院里,我们随处可见老人们、贵妇人们、红领巾少年们在和宠物们形影不离,说不清是他们在陪宠物们遛弯,还是宠物们在陪他们散步,那份亲密,那份执着,那份和谐,无不让人羡慕嫉妒。用一位“老宠”的话说:我们的心是相通的,只是无法用语言交流。是的,这种现象并不少见。仔细观察,我们还会发现,因为宠物的出现,于是有了宠物商店、宠物医院、宠物寄居所、宠物玩具店……在城里养宠物,还要报户口,定期查体。由于宠物进入家庭,备受宠爱,于是它们不但堂而皇之地成为家庭成员,而且还都有一个可爱的名字。我邻家的宠物叫虎子,女主人对我说,她儿子叫大虎,“犬儿子”就叫二虎吧。老公说,二虎,二二乎乎,不好听,于是叫虎子了。

  宠物的确很可爱,如若不然,怎么会成为人类的知己呢?但有些动物的确很可憎。比如蚊子。最近在网上看到一个幽默有趣的小段子:在这个炎炎的夏日,知道谁对你最好吗?其实,只有蚊子对你最好,不离不弃,时不时给你个“红包”,让你感动得睡不着。从小到达,就它给的“红包”最多,大包小包都有。哎,有时不要都不行,硬是要给,还追着送。你还得给它掌声……

  夏天到了,晚饭后最好的去处是到院子里散步,清风、明月、蝉鸣……多么美好的人生享受啊!它不请自到地来了,和你亲密的有点儿下作,毫不留情地在你脸上和裸露的皮肤上留下一个又一个“红包”。待我痛痒不止,去找始作俑者报复时,它已经无影无踪了。

  蚊子,一个弱小的不足挂齿的小动物,它一生无所作为损人利己,不但如此,还传染疾病,祸害人类,有百害而无一利,造物主为什么要给这种败类以容身之地?

  花露水可以止痛止痒,我在“红包”周围认真地涂抹了一遍,边涂边想:人类不也有一些损人利己的败类吗?受到伤害了,就远它而去吧!

  一书友题赠:一生无奢求,仁义重千秋,煮酒醉天下,豪气贯斗牛。是我也?非我也?不得而知。我还是信奉那句古训:人贵有自知之明。有求而不奢求,重义而不枉法,善饮而不贪杯,豪气而不霸气,此乃人生之大要也。

  不该妄谈人生,因为不具备资格,六十载人生路,没有太多的坎坷,也谈不上生活的磨难,生活趋于平淡的我常在“知足”与“知不足”的矛盾中徘徊。寻寻觅觅,彷彷徨徨,刻意寻求属于自己的生活坐标,又常常不能自主地改变着生活方向。虽无宏图大志,又不甘于现状,本不相信神话,又常常萌生出诸多不切实际的幻想。思想的腾飞与肉体的下坠,构成了生命特有的张力,驱我在进发的路上艰难地向上。理想一个个生成,又一个个破灭,失望嗟叹连着嗟叹失望。我曾一千次地自问:路在何方?

  而立之年,无业可立,又糊里糊涂地当了“无冕之王”。并非不安分守己,是生活的涌泉不断地在我笔下膨胀,于是,又做起了文学梦,忙里偷闲写点“驴头马嘴”的文章。虽有几本铅印的小书在手,从不赠友,也不敢张扬,因为它只能敝帚自珍,尚不能登大雅之堂。

  人们常说,婚姻是一座围城,其实,文学也是一座围城,没进去的人想进去,进去的人又想出来。我常想,人不可这山望着那山高,既然进来了,就领略一下这围城风景吧!

  【作者简介】郝敬堂,1952年生于江苏沛县,1969年投笔从戎,军旅生涯40余载,历任战士、干事、编辑、主编、总编,技术4级,(享受正军待遇),大校警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报告文学学会理事,先后有50余部作品结集出版,多部作品获奖。

  《中国冰雪梦》、《兵发死亡谷》、《擂台霸主》、《正步走过春天》、《海南剿匪大捷》

  《大巴山的女儿》、《好大一个家》、《小岗之子》、《军嫂情》、《天路迢迢》、《西部神话》

  《都市寻梦人》、《西风烈》、《大追捕》、《爱的金字塔》、《请允许我用左手敬礼》等50余部(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