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闇会碰见残月很晚都没睡

2018-09-19 作者:admin   |   浏览(170)

  残月带着云闇一步一步走在法莲寺的那条树枝路上。一黑一白,一前一后,沉静。

  云闇没有接线的云闇同其他女玩家一样,喜欢看风景,截图,除了修罗。这里,真真的第一次来。当时冲满级,除了挂机就是挂机,为的也是早点离开。云闇不喜欢修罗暗云翻滚,肃杀血腥。

  抬头看见那粉色花瓣模样的背龛,笼着暗红的法莲寺三字。一瞬间,云闇心里就一片祥和。

  云闇见法宝栏的药不够了。两下敲掉身边的怪,御空到水池中间。将要回城的时候,鼠标不小心一滑,见左边的青云冒着几百的白字,顺手一个护体,转眼到了河阳城。

  “哎哟,难得这时候看见云闇出关呀。来来哥看看,啧啧,在洞里似乎长白了点。”刑风站在仓库。

  “你敢跟哥哥多说几个词么?你说你这个佛门弟子你不要学雪琪美美,冷冰冰的慎得慌。”刑风三两步跑到云闇身边,晃了两圈。

  “咪咪,你刑风哥哥说想你了。”云闇在帮派吭了一声附带坐标。“那你就和你热情美丽的佛门弟子好生相处吧。”云闇当前打下白字。 刑风气急败坏的开出浮光准备落跑,云闇离开的时候正见一身暖橘色的咪咪紧追刑风。云闇的嘴角不禁轻轻扬起。

  云闇回到洞中,从高台跳下,直直落在水中,云闇没有急着换线找挂机点,就那么站在水中,起身去泡了茶。

  云闇走了两步正要看自己刚刚挂机的地方是否有人代替了,头顶闪起感叹号,组队。没人挂怪,同意。“谢谢。”云闇很少有固定的组,帮里若是有人一起就挂着,没有也就自己慢慢挂。但云闇知道和青云一起会效率很多。所以云闇觉得道声谢也理所当然。

  端着茶,捂在手心。云闇缩在大大的椅子里,看着画面上女子重复着打怪。右边一身鬼厉的青云也沉默的群着怪。地狱。残月。陌生的帮派,陌生的名字。应该是合区而来的另外的服务器的。

  云闇在135之前竟就这么的大部分时候与残月一起挂机。没有怪点的时候云闇就挂去昆仑顺便赏雪,晚上回来的时候会发现残月在不远处。有怪点的时候,云闇会在休息前给残月补个防。早上起来还经常散了组剩云闇一个人,云闇只是笑笑,残月上线的时候会发来一句,抱歉,又掉线。云闇回,没关系。偶尔那么几次,云闇会碰见残月很晚都没睡,或是在帮朋友炼器,或是自己在炼器。云闇只是说一句,慢慢练。不多言,不去寻他。困了,道声晚安。

  云闇印象中的残月挺冷。简短的话语,沉静的个性,克制且理性。所以当残月要云闇去五龙亭的时候,云闇不是没有惊讶。

  “寒夜孤单谁相伴,雨意绵绵情难断。枫醉未到清醒时,情落人间恨无缘。”云闇走近五龙亭的时候,将将看到的就是这首无题。

  残月与馨月,青云与鬼道。情侣的名字,自然也是夫妻。两人从老区相知相识。本是师徒的名义,到这个区终有一个名分。馨月是职业玩家。游戏是为了赚钱。赚钱是为了更好游戏。馨月性格冷清。不让挂称号,不在公共场合拥抱亲吻腻歪。残月顺她依她宠她。

  “我在她身边三年,始终换不来一句暖言轻语。这名分也是我恳求来的却从见不得光。”残月低语。

  残月是佛,云闇是仙。5转之后各自归宿。每每看见组队满满的六人,却从没有那个相似名字。云闇有时候打开地图,看着远远的另一个黄点,不免唏嘘。难怪从未见他的称号,从未见两人一起挂机组队,两人甚至不在一个帮派。云闇突然就觉得嘴边的茶有些凉。

  残月开始时不时要云闇给他加防,或者他换线过来或者云闇换线过去。也会几句简单聊上几句。残月说有个佛天音一直跟他挂牌子,云闇回到那你何不就近的补血补防。残月不接云闇的话。云闇一次换线给回城的残月加防,看着残月身后紧接出现那个柔美的佛天音,且哀怨的看着残月,云闇突然觉得有点尴尬,但仍笑笑去任务了。要不是那次三界大乱,云闇宁愿就这样挺好。

  云闇被清的时候,人在。但是看见那人是残月的族长,便没有在意,他们还算认识。所以当云闇看见自己转眼躺倒的时候,有点楞。起身回到河阳城发呆却看见残月的对话闪出,“怎么血空了?”云闇忘记还在残月组里。“不小心挂了。”云闇没放心上。“谁清的?”残月有点坚持。“冷旗不小心把我群了,没什么大不了。”云闇有点无奈。

  没想到9点的时候冷旗密了云闇说抱歉,没看见你在挂机。小云,残月这小子今天吃错药了啊,火气好大。云闇失笑。